北京戒毒医院:碰什么,都不要碰毒品!

  北京戒毒医院​​编者导语: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毒品的危害,是怎么强调和警示都不为过的。它摧毁了多少个健康的肉体,毁坏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其对家庭的危害,对孩子的危害,对社会治安管理与环境的危害,都是难以估量和不言而喻的。但是, 下面这位中国记者根据采自缅甸果敢地区吸毒者生存现状的第一手素材写成、发来的这篇新闻特稿,却仿佛一扇天窗,让我们有了一次近距离窥探和接触了解这些特殊人群生存现状的机会,仿佛对他们的生存现状有了一个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切身体验,即便只是在那里站了那么一小会儿。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文中所描述的真实情境,可谓触目惊心、令人不寒而栗!常人为他们忧心不已的事情,在那些吸毒者眼里却是等闲视之,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不以为意了,他们仿佛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个个沉浸在自己的“毒品世界里”,或飘飘欲仙,或昏昏欲睡,总之,仿佛没有一个愿意从毒品世界里醒悟过来的。其实是,他们身不由己和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们无法抗拒毒品带来的快感,他们更无法抵抗和承受没有毒品吸食后带来的戒断反应。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他们把毒品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然而,他们的生存现状堪忧,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他们生活在垃圾场一样的地方,可想而知,他们是一种怎样的生存现状。他们的生存现状和处境,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深思索,给予我们每一个人深刻的启示。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这启示就是——碰什么,都不要碰毒品。毒品猛于虎,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毒品对人类的危害更深重的了。甚至瘟疫和战争都没有这么大。远离毒品吧,朋友们,只有远离毒品,才有还日子过;只有远离毒品,才会活得有尊严感和幸福感。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故事正文: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这边吸毒就像嗑瓜子一样平常,去这家是吸毒, 去另一家也是吸毒。”35岁的老杨蹲在废弃的下水道里,一手攥着拳头,一手捏着针筒,微弱的烛光照亮了他手臂上密集的针眼。老杨屏住呼吸,将针管缓缓扎进血管,完成了一次与魔鬼的交谈。他身后的不远处,是闪烁的霓虹灯与星级酒店。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这是一条宽度不足一米的下水道,裸露的土胚上搁着碎花棉被、枕头和半截蜡烛,几乎是老杨的全部家当。每当夜幕降临,枕头边还会传来老鼠窸窸窣窣的声响,“只有老鼠不嫌弃我们。”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临近晚上9点半的宵禁,老杨劝我早点回去,还特意嘱咐我小心:“荒地里有很多针管,不要踩到,一些人他妈的乱丢。”我听得背脊发凉,如逃难般逃离这鬼地方。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我所探寻的这片荒地位于果敢老街,横亘于中国云南与缅甸之间。经年累月的战火使老街早已千疮百孔,很难想象,百年前这座缅北小镇曾是赫赫有名的鸦片集贸地。每逢春季鸦片上市,来自中国、印度、东南亚等地的商贾带着财富与马匹赶来,拖着一箱箱大烟离开。这般热闹的光景能持续上十天,即“赶烟会”。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2000年以后,果敢彻底禁种罂粟,但因地处边陲、时局动荡等原因,这片无人看管的土地依然是吸毒者滋生的温床。没了罂粟,没了鸦片,瘾君子们转而吸食海洛因、麻黄素等工业毒品。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荒地本属于政府规划的重点开发区,2015年果敢战争爆发,投资商纷纷撤资,留下一地野草疯长。荒地旁的两处废品回收站,吸引着吸毒者的聚居。无须踏入,就能闻到空气中扑面而来的芬芳,那是麻黄素的气味。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大量吸毒者蚁居于此,在草丛、下水道或塑料棚内随意找块落脚之地,日夜倒卖废品换取毒资。果敢毒品的价格低得令人咂舌,五块钱就能吸上一口。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第二天大清早,我再次返回荒地,特意戴上三层口罩。小心避开地上的烟头与针管,我在草丛中发现一间可疑的铁皮屋,鼓足勇气拉开门帘:只见里头约莫20多名吸毒者,在星零的日光与半米高的垃圾堆旁,或注射针管,或吸食麻黄素。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见有陌生人闯入,角落里钻出一名五岁大的男孩,礼貌地喊了我一声叔叔。“操,这群畜生”,我忍不住低声骂道。为了与他们攀谈,我收起相机与口罩,点燃事前准备的香烟,努力装出一副社会哥的模样。当然这些都是徒劳,任凭我吐烟的姿态多么老练,满屋子扎针不眨眼的吸毒者,都没有将跟前这个不速之客放在眼里。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几根烟的功夫,我与男孩的父亲熟络起来,得知这家人原本住在每月300元的房子。两年前男孩母亲因病去世,父子俩便搬来这里。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如果有后悔药,我早就吃了1000片了。”男孩父亲嘴上说着,仍不忘将针筒扎向黝黑的胳膊。看似懵懂的小孩见到这幅景象,嘴里竟然小声嘟囔着,“坏爸爸,坏爸爸。”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我正千头万绪,一名40来岁的大叔拎着青菜和猪肉进屋。他驾轻就熟地找一块空地蹲下,从口袋掏出几颗粉色药丸(麻黄素),再找来瓶子和吸管。十分钟完事,整个过程安静而利落。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我不敢上前搭讪,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大叔是附近工地的厨子。老板不允许在工地吸毒,他常常在买菜归来的路上,抽空钻进小屋快活两口。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吸食麻黄素的人太多,小屋里飘荡着一股醉人的香甜,我赶紧重新戴上口罩,不料被家声一把搂住肩膀。他递来“药瓶”,示意我也体验一把“飞上天的感觉”。“你他妈的”,我连连推辞。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因年纪相仿,家声喜欢与我聊天。五年前,16岁的家声在昏暗的溜冰场牵了一位陌生姑娘的手,随即被其男友撞见,双方干了一架。不料对方还有政府背景,家声因斗殴罪入狱。原本连烟都不碰的他,在监狱中染上了毒瘾。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这个地方,只要有钱,法律就是放在口袋里的, 用的时候拿出来,不用就装回去。” 家声说完,瞟了一眼角落里两名穿迷彩军装的男子,他们正专注地吸食麻黄素,“军队的,不好惹,千万别拍。”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家声邀请我一起去“买饭”。我收起相机,又叼起护身的香烟,惴惴不安地跟他来到不远处的一条小胡同。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胡同里有家“小卖部”,店主是一位老太,正被吸毒者层层包围。家声挤进去,递上十块钱。老太麻利地递回两片麻黄素,转头迎接下一位顾客。过程平静得令人恍惚,仿佛家声买的是两颗口香糖。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公安局就在前边500多米。”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据家声描述,当地毒品价格低廉、种类繁多,吸引不少外地吸毒者慕名而来,当然不乏一水之隔的中国。还有不少中国商人,在果敢做生意时经不住诱惑尝了两口,从此家破人亡,滞留异乡。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45岁的阿姐来自湖南,她每天背着一岁大的孩子来铁皮屋吸毒。进屋后,阿姐将孩子丢给他人照看,自己找了一个不透风的角落,点燃香烟,从包里面拿出4号(海洛因)开始吸食。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阿姐吸完毒,眼神变得迷离,才开始跟我聊起年轻时的往事。20多年前,正值芳华的阿姐在广州染上毒瘾。为了继续吸毒,她跑来果敢嫁给当地人,而就在一个月前,阿姐的丈夫死于毒品注射。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我问阿姐,是否担心自己死去,小孩无人照顾?阿姐笑了笑说,她死掉后儿子就是众人的儿子,吃百家饭就能长大。她给儿子取名叫毕鑫虎,鑫即多金,老虎是山中大王。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旁边的毒友误把“鑫虎”听成“幸福” ,嘲笑阿姐人都半截进棺材了,还他妈的幸福!阿姐没有反驳,兀自在角落里昏然睡去。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屋里没吸毒的只剩两个孩子,正懵懂地盯着大人的一举一动。稍大的孩子目睹过不少吸毒者暴毙后的模样,见父亲扎针会感到恐惧。而阿姐的儿子正处于牙牙学语的阶段,毒友们喜欢教他喊爸爸妈妈。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我心中五味杂陈,两个孩子大概率会重蹈父母的老路,在铁皮屋染上毒瘾,在某个惶惶不可终日的下午闭上眼睛,仿佛从未来过这世界一样。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距离荒地3公里之外,有一座福音戒毒所,以信仰上帝的方式进行戒毒。戒毒所的管理员老钟常会开车赶来荒地,劝吸毒者前往戒毒所。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有些吸毒者会调侃老钟:“ 现在我还没有吸够,等吸够了就去。” 大部分时间,老钟都是空车而归。只有一次,老钟的车里载着一具草席包裹的尸体,准备拉去山里埋葬。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临走前,我忍不住问家声,“你们真的不怕警察吗?” 内容来自北京戒毒医院

  “比起警察,我更害怕大风, 大风一吹就能把毒品吹走。”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编者按语: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不知看完这些吸毒者生存现状真实故事的读者诸君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和感受,至少笔者是为他们感到深深的忧虑和哀叹可惜的。想必读者诸君也是为他们唏嘘不已和叹息可怜和可惜的吧,也想必每一位具有社会关怀的读者都会因他们触目惊心、不堪目睹的生存处境感到心情沉重和深深忧虑的吧!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然而,或许他们自己并不这么看。他们依然像是旁若无人地沉浸在和深陷于自己的毒品世界里已经不可自拔、乐不思蜀。对此,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叫也叫不醒,摇也摇不动,叫警察也没用。我们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将他们的真实故事写出来,将他们的生存现状曝光出来,以引起世人的关注、关爱、关怀和同情,从而对自己、对他人的人生有一个深深的憬悟,避免走上跟他们一样的人生道路。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北京戒毒医院简介:北京戒毒医院是一家由国家卫计委备案、北京市卫计委批准成立,从事戒毒治疗、精神康复、心理干预为主的医疗集团,也是一家北京市定点自愿戒毒医院,同时还是北京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指导中心。 本文来自戒毒自愿戒毒医院

  近年来,北京戒毒医院在国家禁毒委、北京市卫计委、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西南大学等部位和科研院校的大力支持关怀下,在戒毒方法、治疗疗程、防复吸、患者家庭治疗、社工帮扶等方面均走在全国行了,多次被各大新闻媒体采访和报道。医院现有团队专家180余人,设有24小时美沙酮、莎菲含片代替治疗门诊和住院部。 北京戒毒管理系统



分享到:

猜你喜欢

一位烟民戒烟100天的自我记录

2020-03-15 @ 戒烟专区

以下是一位烟民戒烟100天的自我记录:现在距我开始戒烟已经48小时,除了偶尔想抽外,大部分时间都能克制。头有点晕,嘴巴有点涩,但胸部很舒服,继续加油。超过96小时了,这两天有点

戒烟的过程中有哪些方法能够有效实现戒烟

2020-03-15 @ 戒烟专区

如果长期有大量抽烟这种行为,带来的负面影响明显。因为烟草中含有的一氧化碳、焦油、尼古丁等物质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特别是肺部受到的损伤是比较明显的。如果没有远离烟草,保持良好

“酒精肝”往往有5个阶段:一旦呈现出这些症状,立刻戒酒别犹豫

2019-09-24 @ 戒酒专区

“酒”是中国人的待客之礼,特别是家人聚餐时,最不能缺少的就是酒水,能起到烘托氛围的作用。但生活中却有不少人沉迷于酒精,甚至成了“酒蒙子”,殊不知饮酒对肝脏伤害颇大,你喝进去的酒

这些是酒精肝的早期信号, 别不当成一回事, 还请尽快戒酒!

2019-09-24 @ 戒酒专区

这些是酒精肝的早期信号,别不当成一回事,还请尽快戒酒!说到酒精肝这个话题,我们从字面上来看的话,它肯定是跟酒精这种物质有关。通常来说,患有早期酒精肝的朋友,因为这个时候,体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