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戒毒那么好,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毒品之所让人成瘾,就是由于它作用于人体大脑的犒赏系统,如同作弊般欺骗大脑分泌大量“快乐因子”-多巴胺,令使用者产生极度愉悦感。久而久之,大脑形成独特的“病理性犒赏神经中枢”,从而导致使用者上瘾。这几乎是所有的物质成瘾共同原理。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正常人(左)与吸毒者(右)脑中多巴胺的对比

  很早,医学界就把吸毒成瘾定义为一种复杂的慢性复发性脑疾病。这么多年,世界各国医生都绞尽脑汁,甚至终其一生都未曾找到完全行之有效的戒毒治疗方案。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之时,俄罗斯的医学家冒险尝试了一种更猛烈的医疗手段。简单的说就在通过脑部手术,将吸毒人员脑内的“毒品记忆因子”摧毁,使其彻底忘记毒品带来的快感,这种手术被称为“开颅脑科戒毒手术”。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来源以及发展史

  2000年,俄罗斯医学家声称发明了一种非常有效的海洛因戒毒方法,即“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又称“边缘环路阻断术”。当时俄罗斯《论据与事实》杂志评价:这种手术是消除人类社会最可怕的祸根--吸毒成瘾的最有效方法。

  这种“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的研究始于1998年,两年之后,即2000年,俄罗斯就在圣彼得堡脑科研究所实施了第一例临床手术。众所周知,一种新的医疗技术正式用于治疗,需要经过漫长的研究和观察,检测其有效性和对患者的安全性两个方面利弊。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这种对人体最重要器官之一的大脑的医疗技术手术,俄罗斯仅花了两年时间就从研究到临床实施,仓促感由此可见。我国首例“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是什么时候呢?与俄罗斯首例手术同年,即2000年。

  紧接着,广东某脑科医院也将“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作为科研项目向当地政府申请立项,2001获得批准。一时间,媒体蜂拥而上,将“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夸上天,仿佛人类已经找到终结毒瘾的方法。至此,开颅戒毒手术在全国各地掀起一股热潮,广东、四川、陕西、湖南、江苏、上海、北京等省市的20多家医疗纷纷开展这项手术。

  需要明确的是,人类大脑的脑细胞一旦被破坏基本不可能修复或再生。因此,“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即使通过研究试验得出有效,但当时也只能作为一个需要长期观察的临床研究的科学项目。

  如果直接把这项手术应用于临床服务,无异于将戒毒者当作试验小白鼠,其大脑作为试验场。然而当时国内实施该手术的大部分医院直接将“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应用于临床服务,收取3到4万不等的高昂医疗费用,也就是说戒毒患者不仅要当提供大脑当小白鼠,还要付出高昂的费用,独自承担风险。

  据后期数据统计,截止到卫生部紧急叫停,全国各地共有500多名戒毒患者接受了这项“开颅脑科戒毒手术”。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原理

  从披露的文献来看,“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原理是在吸毒者表现出对毒品强烈渴望时,通过脑磁图、核磁共振和CT机等医疗检测设备,在外部找出吸毒者的大脑内造成毒瘾的病理性犒赏性神经中枢,进行标注。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CT扫描毒品渴求区

  找到敌人的位置,接下就是消灭,因此需要在吸毒者的头颅对应部位钻两个6mm的小孔,各插入一根直径2.5mm的能发射正负相反的电流射频针的金属针,摧毁这个形成毒瘾的“病理性犒赏神经中枢”。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几周后再将患者的体内其它的神经细胞种植补充回缺失的部位,保留了大脑整体细胞的完整性。手术相当于是切除吸毒者大脑中的毒瘾细胞,清除了其对吸毒的身体和心理记忆,使成瘾者从毒品中解脱出来。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从理论上讲,这个治疗方案非常完美,难怪当时有医生说,这项手术跟医学上切除肿瘤帮助病人恢复健康的手术没什么两样。

  但是全球首例实施“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场所的俄罗斯圣彼得堡人脑研究所所长指出:“手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因此只是对那些无可救药,自己感到绝望并亲自要求做手术的人才施予这样的手术。”

  简单的翻译就是,该项手术风险很大,只能用于没有任何戒毒希望的吸毒者,死马当活马医。

  但这并没有阻挡该项手术广泛应用于临床,据俄罗斯方面的数据统计,在短时间内,已经做了多例开颅戒毒手术,大约只有35%的复吸率。这无疑让国内原本对戒毒治疗束手无策的多家医院,兴趣顿生。

  2000年,在我国没有开展任何关于开颅戒毒手术的研究之时,西安某医院就率先将这套方法借鉴过来,正式用于临床治疗。据该医院宣传,在治疗的60多例手术中,复吸率只有15%。随后跟进的其他国内医院更是宣称,经过开颅手术治疗的患者复吸率低至10%,全国各地一片红红火火。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副作用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推广出来之后,国内能进行该项手术的医院,异口同声对外宣传戒毒效果立竿见影,疗效显着。或许是给出的数据太完美漂亮,反而弄巧成拙,引起业内专家们的质疑,他们认为从医院提供手术案例来看,最长的观察期还不到一年,根本没法体现该戒毒手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随着这个被众多吸毒者,以及其家属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戒毒手术案例增多,不可逆损伤的副作用数据也逐渐凸显。尽管吸毒者及其家属在准备手术前,医院会告之该手术没有经过安全性、可靠性评估,以及可能导致的后遗症包括复吸、记忆力衰退、人格改变等风险(也有一些医院绝口不提,或是弱化风险),但大多数仍然选择接受。

  吸毒者及其家属之所以愿意冒风险,正如一位被吸毒儿子折磨的遍体鳞伤的母亲哭诉,“领回一个白痴儿子也比守着一个吸毒儿子强”。而医院也正是自己是基于吸毒者及其家属的强烈要求,才敢实施这种风险极大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

  但是一项没有经过长期观察得出有效性、安全性的新医疗技术,如此仓促的应用在临床治疗上,副作用必然会在治疗患者身上得到体现。

  大脑内的神经边缘系统是如何掌人的“食、色”等人性和欲望,人类至今没有完全弄清楚。这种摧毁人体脑内某部分神经边缘系统的戒毒手术,除去的不仅仅是毒瘾,更有可能是对其他事物的依赖,比如说性、感情等。

  另外,吸毒者脑内的毒品渴求区(即病理性犒赏神经中枢),真的是形成毒瘾的全部根源吗?据说通过“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的患者从数据上看复吸率不高,但一旦复吸,他们的毒瘾比戒毒前更加强烈。那么,他们的毒瘾又从何而来?

  当时有四川地方媒体记者对当地进行该手术的患者及其家属进行了跟踪采访,一些戒毒患者在手术后出现性格大变、情绪失控等精神疾病。多名家属反应孩子在做完开颅戒毒手术之后,多次出现厌世自杀念头,除了一位成功外,其余有几位都被家及时制止。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成功的这位名叫杨勋,26岁,有8年吸毒史,2004年10月做完开颅戒毒手术后,情绪变得焦躁,沉默寡言,失去味觉和嗅觉,经常头疼。此后,性欲急剧下降,开始疯狂地复吸毒品,吸毒方式也由吸食改为注射,且剂量比以往大了几倍。4个月后,杨勋耐不住身体折磨,坠楼自杀了。

  手术后的复吸不只是个例,以下是记者统计的其他做过手术的人员。

  余柯志,22岁,成都市人,2004年9月手术,出院后即复吸,术前每天注射毒品四五次,术后却要注射十几次才能满足需求。

  杨明,32岁,成都市人,2004年9月手术,两个月后复吸,记忆力急剧下降,沉默不语,变得非常胆小,随后去了云南戒毒。

  周勇,29岁,都江堰人,2004年9月手术,第二天复吸,六亲不认,拿着刀追砍父亲,差点掐死女友,并一拳打掉了母亲的三颗门牙,并多次自杀,曾一刀插进自己腹部,后因毒瘾发作,盗窃被抓,5月26日被判刑6个月。

  武勇,26岁,绵阳人,2004年9月手术,十余天后复吸,剂量增加,无嗅觉,脾气暴躁,术后被强戒一次,自愿戒毒两次。

  王伟,27岁,攀枝花人,2004年9月手术,十余天后复吸,头胀痛、无嗅觉、性欲下降。

  与此同时,央视记者也在全国对做过“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的50例患者进行了跟踪调查。数据显示,其中6名已经复吸,其余44名虽然没有表示复吸,但其中的26人出现明显的副作用,例如脾气变暴躁或变冷漠、记忆力减退、反应迟钝等。

  记者又把这44名未复吸的患者,身体出现副作用的情况,作了一个统计。这里最早手术的在3月份,最晚9月份。18人表示没有任何变化,其余26人均表示有不同程度的改变。10人性格异常。

  在这10人中,4人脾气变暴躁,6人脾气变冷漠。4人记忆力减退。既性格异常有记忆力减退5人。剩余7人情况复杂。其中,湖南2人,出现智力倒退。陕西1人,记忆力时好时坏,反应迟钝,变懒不爱说话。广东1人,动作变慢。安徽1人,大脑迟钝,很多欲望消失。天津1人,术后两个月开始想喝酒。贵州1人,仍想毒品但能控制住。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争议

  关于“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的高成功率,低复吸率当时还存在一个争议,央视记者在跟踪调查中,在这些做过手术的戒毒患者家里,发现医生开出的药物中,有一款专门针对阿片类毒品(即海洛因)的防复吸药物-“盐酸纳曲酮”。随后央视记者又咨询44例未复吸的患者,除了2名没服用“盐酸纳曲酮”外,其余都在服用,时间从半年到一个月不等。

  “盐酸纳曲酮”是1995年经国家正式批准上市,是当时防止海洛因成瘾者复吸的唯一有效药。原理就是使戒毒人员复吸海洛因不会产生任何快感作用,淡化海洛因留在大脑里的快感记忆,起到缓解心瘾的作用。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盐酸纳曲酮

  那么问题来了,戒毒患者的低复吸率到底是“开颅脑科戒毒手术”起了作用,还是“盐酸纳曲酮”功劳?如果“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效果真的如医院宣传那么神乎其神,为什么还要戒毒患者继续吃防复吸药物“盐酸纳曲酮”。

  新闻播放后,业内专家们对没有经过长期观察就仓促上线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提出质疑,认为这是缺乏对患者健康权的尊重,且实际疗效也并没如医院宣传的那么显着,副作用很明显。他们认为该类手术从“医学研究”在转变为“临床服务”的过程,应该稳妥谨慎,不可操之过急。

  2004年,卫生部针对“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召开业内专家听证会。11月,卫生部连续发布两道通知,紧急叫停“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理由是:“这个手术研究已经做了足够的数量,因此也不必扩大做手术了。”

  “开颅脑科戒毒手术”看法

  孟子弟子-告子曾曰:“食、色,性也。”也就是主张食、色为人类生存所必需。业内专家们之所以质疑、持反对意见,就是认为这些医院将未完成医学研究的“开颅脑戒毒手术”直接转为临床服务,等同于把戒毒者的健康权置之脑后,导致这些戒毒患者可能面临失去人类生存必需的食、色,以及人性,生不如死,这样的戒毒方法还有意义吗。

  诚然,站在家属的角度可以理解他们对手术的期待,这种有风险的戒毒手术至少有成功的希望。运气好,成功了,皆大欢喜;运气差,成了傻子,也比一直吸毒丧命强。

  但是作为救死扶伤的医院,更应该强调和彰显医学人文科学理念,重视人文科学在医学发展中的作用。切不可为了经济利益,漠视患者的健康权,直接将戒毒患者当作实验小白鼠,切莫步历史上恶名昭彰的“前脑叶白质切除术”后尘。

  前脑叶白质切除术是什么?就是通过外科手术将精神病患者的脑前额叶外皮的连接组织切除。占据大脑中1/3体积的脑前额叶,控制着人很多功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性格。做过该手术的精神病患者,看上去变得很有温驯,实际上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和正常人相比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还可以呼吸。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前脑叶白质切除术示意图,先将前脑叶白质切除器具刺入颅腔,然后捣毁一块脑区。

  由于前脑叶白质切除术实施的前20例患没有出现意外,以及严重的后遗症,很快就受到很多国家的精神病医院欢迎,在当时的精神科医生们看来,只要一个小小的手术,就能把狂暴的精神病患者变成一只温驯、任人摆布的小宠物,何乐而不为。

  但是最初的前脑叶白质切除术非常复杂,医院必须配备专业的手术室,手术过程需要颅骨定位,钻孔,因此对实施手术的医生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没有形成广泛的临床服务。直到1945年,美国一位医生对前脑叶白质切除术进行了改进,发明了所谓的“冰锥疗法”。

  号称复吸率只有10%的“开颅脑科戒毒手术”,为什么被紧急叫停?

  真实的“冰锥疗法”的手术照片。

  “冰锥疗法”比最初前脑叶白质切除术更加“触目”惊心。医生直接用锤子将一根大概筷子粗的钢针从病人的眼球上方凿入脑内,而后徒手搅动那根钢针以摧毁病人前脑叶。这种手术不需要实施者有高超的医疗技术,甚至还不需要很严格的消毒措施,只要将精神病患者束缚起来就可以进行手术。

  很快“冰锥疗法”的欢迎度就超越了最初的前脑叶白质切除术,人类仿佛找到终结精神病患者狂暴的神器。“冰锥疗法”的简洁,加上其发明者十分善于宣传,经常找媒体报道这种疗法的“成功率”,导致前脑叶白质切除术泛滥成灾。

  一些精神病院的医生为了省事,开始没节制地给病人实施前脑叶白质切除术,手术的实施对象也从严重的精神病患者扩展到了一切精神或行为有异常的人群,到最后甚至是来者不拒,都不问有病没病只要给钱就敢做。

  与此同时,前脑叶白质切除术的副作用逐渐凸显,接受该手术的精神病患者,少部分残疾、变得极端狂躁或是抑郁,严重者直接死于手术或是因后遗症而自杀。更多变得像行尸走肉一般,孤僻,迟钝,麻木,神情呆滞,任人摆布,从此一生,活在无尽的虚无之中。

  长期观察的数据显示,只有40%的精神病患者有所好转,其余要么毫无效果,要么变得更糟。令人惋惜的是,从1939到1951年间,美国就有超过18000人接受了这样的“手术”,而全世界范围内有此遭遇者更是数以万计。

  随着神经科学研究的深入,额叶皮层与丘脑以及边缘系统的功能联系逐渐被揭秘,越来越多科学家意识到,简单地损毁前脑叶与大脑其他部分的联系会对人格造成不可逆且不可知的损害。

  1950年,在苏联精神病理学家瓦西里·加雅诺夫斯基的强烈建议下,苏联政府率先宣布全面禁止前脑叶白质切除术。1970年,绝大多数国家,以及美国许多州都已立法禁止前脑叶白质切除术。

  卫生部之所以听从业内专家的意见,紧急叫停“开颅脑科戒毒手术”,很大程度源于国内一些医院不顾该手术有可能导致患者出现严重副作用,激进的将该“医学研究”直接转为成为可以获取利益的“临床服务”。

  最后需要说明,尽管现代医学进步神速,但对人类大脑的了解依然没有达到了如指掌的地步,凡是针对大脑的手术治疗,应当慎重又慎重。



分享到:

猜你喜欢

自己喝酒的医生也戒酒劝人

2019-05-22 @ 戒酒专区

其实劝戒戒酒,就和劝戒烟一样一样的!全世界都在劝戒烟,吸烟的危害各种标语图片随处可见!可还是很多人都不怕死似的照样抽!其实抽烟喝酒的人,每一个都知道抽烟喝酒的危害!身为医生,就

酒依赖和低血糖

2019-05-22 @ 戒酒专区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讨论酒依赖和低血糖之间的联系。特别地,我将向你详述如何避免低血糖的可怕症状,这些症状常常与精神疾病混淆,或者在许多康复周期内,与精神问题混淆。事实证明,只是戒

能够戒酒的五个土偏方

2019-05-22 @ 戒酒专区

很多人都相过要戒酒,但是总戒不掉。今天小编就给大家推荐几款能够戒酒的民间土偏方,不妨来试下。相信很多人都尝试过戒酒,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可是最终能戒掉的又有几个人呢?这是因为长

戒酒后,不仅房颤负担减轻!

2019-05-22 @ 戒酒专区

你是不是也爱这样——一嘬小酒一口肉,不求喝醉,但要微醺。然而,不管什么时候喝酒,身边人总爱拦着说“喝酒伤身,还是戒了吧”。研究也发现,酒喝得愈多,发生房颤等心律失常的相对风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