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带头做戒毒志愿者:让吸毒者戒毒,让噩梦不再来

  他们曾是吸毒者,如今已重获新生,做起了戒毒志愿者。他们还成立一个互助帮扶组织,动员吸毒者到一个特殊门诊服药戒毒,让自己和吸毒者都向善向好发展。

  工作:让吸毒者持续来服药

  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侧门有一个门诊,门楣上挂着“国家药物维持治疗门诊”的牌子,看起来有些神秘。

  3月初的一个上午,一名男子走进门诊。他从发药窗的护士手中领到一小杯橘红色液体后,走进规定区域一饮而尽。随后,他对着摄像头报出自己的编号,便离开了门诊。

  这个特殊的门诊只提供一种药物——美沙酮;只接待一类病人——海洛因成瘾的吸毒者。该男子喝的是美沙酮口服液,这是一种必须在走出门诊前喝完、带出去就是违禁品的药物,它是治疗海洛因成瘾者的药品,由国家免费提供给戒毒者。每次服药,门诊收取10元的药厂配置和运输费用,药效可维持24至36小时,可以控制戒断症状。

  阿庆(化名)就在这个门诊做志愿者。他工作的内容是,跟前来服药的“病人”打招呼、聊聊天,或者引导没有到过门诊的吸毒者来服药。

  前来服药的“病人”未必信任门诊的医生和护士,却往往能很快与阿庆等志愿者混熟。因为他们有着相同的经历——都曾有吸毒经历。而志愿者的任务,就是让吸毒者持续、稳定地来服药,以达到戒毒的目的,让噩梦不再来。

  技巧:要有耐心也要有专业知识

  要建立信任并不容易,得有极强的耐心。为降低吸毒者感染艾滋病的风险,志愿者阿添(化名)曾参加“针具交换”工作——给吸毒者发放一次性针具。其间,他认识了吸毒者阿军(化名)。

  为劝说阿军接受治疗,阿添不仅经常免费送一次性针具,还帮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终于,在一个夏日,阿军走进门诊服药。此时距离两人第一次相见,已过去3年半。

  身为一名特殊的志愿者,只有耐心和同伴的身份,远远不够。阿添说,他们有一套专家编纂的工具书,详细地讲授如何开展帮扶服务,以及服药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和应对办法等知识。

  志愿者阿乾(化名)有一名帮扶对象叫阿铭(化名),今年30多岁,因为持续服药已经稳定下来,还在南宁开了一个夜宵摊。有一天,阿铭的姑姑专门到门诊感谢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阿铭的姑姑说,因为吸毒,阿铭把家里钱都偷光了,能带走的值钱物品都卖掉了。亲人的耐心被耗尽,连他的父母都放弃了他。如今阿铭有这样的变化,家人都很欣慰。

  展望:需要加强建设引导

  2009年,为帮助更多的吸毒者回归社会,有社会组织为美沙酮门诊培养志愿者骨干。培训结束后,几名志愿者自发组成一个帮扶小组,继续开展帮扶工作。这就是广西心诚新同伴帮扶小组的起源。目前,该小组有13名骨干,他们联系管理的同伴有200多人。之所以起名叫“心诚新”,是诚心改过自新的意思。

  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国家药物维持治疗门诊主任石珊说,同伴帮扶模式是帮助吸毒者戒毒和重回社会的一个有效办法。目前,广西有近80个美沙酮门诊,但有志愿者帮扶的很少。

  最近,石珊在广东走访考察,看到那里的戒毒社会组织运作很规范,组织活动、与吸毒者沟通、传播知识很专业,经费来源也比较稳定。她说,走访后很有收获,更觉得需要加大对同伴帮扶小组的建设引导。



分享到:

猜你喜欢

“酒精肝”往往有5个阶段:一旦呈现出这些症状,立刻戒酒别犹豫

2019-09-24 @ 戒酒专区

“酒”是中国人的待客之礼,特别是家人聚餐时,最不能缺少的就是酒水,能起到烘托氛围的作用。但生活中却有不少人沉迷于酒精,甚至成了“酒蒙子”,殊不知饮酒对肝脏伤害颇大,你喝进去的酒

这些是酒精肝的早期信号, 别不当成一回事, 还请尽快戒酒!

2019-09-24 @ 戒酒专区

这些是酒精肝的早期信号,别不当成一回事,还请尽快戒酒!说到酒精肝这个话题,我们从字面上来看的话,它肯定是跟酒精这种物质有关。通常来说,患有早期酒精肝的朋友,因为这个时候,体内的

“戒酒”一个月,这3个变化或许会“悄悄”发生,你可能会喜欢

2019-09-24 @ 戒酒专区

在生活中很多男性都有吸烟和喝酒的习惯,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这些习惯对健康不利,但是因为已经上瘾了,所以一时之间都无法戒掉。长期吸烟对肺部的伤害是最大的,还会增大他们患肺癌的概率。而

喝酒后总拉肚子?喝酒的人,当身体发出“戒酒信号”,请马上戒酒

2019-09-24 @ 戒酒专区

我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古代很多文人墨客都是好酒之人,写过很多关于酒的着名诗篇。现在人虽然不会再为酒写诗篇了的,但是现在人的生活却处处少不了酒的身影。当心里难过的时候会想要喝点酒